新疆体彩11选5爱彩乐|12选5爱彩乐
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浪花詩語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浪花】父親與共和國同歲(外二篇)

精品 【浪花】父親與共和國同歲(外二篇)


作者:滿山紅葉 探花,14432.65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3337發表時間:2018-10-07 10:35:25


   一、父親與共和國同歲
  
   六十九歲的父親,今生最大的心愿是去首都天安門走一走。
   父親與共和國同歲,只讀了四年書就被貧窮拉回了這片土地上。拿起祖父磨好的鐮刀,砍山斧,鋤板上山下田,成了北方大地上的一個好莊稼把式。
   父親丈量土地,從不用皮尺,他站在地頭一只眼瞇起來,瞄準壟溝,再大步量一個來回,便清楚土地的面積。
   池塘插秧,當勞力們拉著麻繩筆直行距時,父親赤裸著一身疙瘩肉,秧苗綠影婆娑,在他的手指間翻飛如燕,一排排秧苗在父親健步如飛的弓腰播插中,詩意成章。
   那時候鄉親們吃水都在村口的一眼老井里,很多人搖著轆轤汲水。父親肩上橫一條棗木扁擔,水桶梁上系一粗麻繩,鐵桶朝井底一扣,再一抖胳臂,滿滿一桶水提到平地。
   總有人挑水灑一路,父親擔著水,唱著拉網小調,不見噴濺一滴水。腳步穩健,腰桿苞米棵似的筆直。
   十九歲,父親推著大隊書記借給他的一輛海燕自行車,娶回本村的林家二姑娘,心靈手巧的林姑娘望著家徒四壁的婆家,只是嘆了口氣,結婚當天就踩著紡車,紡出一梭梭繭線,融入了父親的日常。
   父親不久就被社員推舉做了隊長,一把鐵哨從早到晚含在嘴上,指揮人們集體勞動,開山劈田種一年三季的谷物,我是枕著父親的鐵哨聲度過了年少時光。
   父親常常在彩霞盈窗時,捏著一塊黃面餅子一根大蔥,邊吹鐵哨,邊狼吞虎咽消滅掉早飯。他在大街上一站,各家的勞力們扛著家什,溪水般涌到集合點,浩浩蕩蕩的隊伍向著梯田山場奔去。
   讀書后,父親一再叮囑,窮人的孩子不僅早當家,還要好好學習,考上大學,走出去,見見首都北京是什么樣?
   五年級時,語文課本有一篇關于首都的描寫,父親從生產隊回來后,聽到我在津津有味地朗誦那篇課文,他居然悄悄佇立在身后,陷入無限的沉思之中。
   我發現父親的眼角掛著淚痕,喃喃自語地說,“人不讀書就是瞎子啊!唉!”
   祖父在世時一直內疚沒有供父親把書讀下去,父親的成績始終名列前茅。
   祖父也很多次告誡父親,砸鍋賣鐵也讓孩子們讀書。
   我比弟弟大三歲,因為一場大病差點帶走我的小命,所以讀書晚,弟弟讀一年,我讀二年。
   父親步了祖父的后塵,在我高考那年,讓我做出選擇。姐弟二人,只能有一個去讀書了。父親難以取舍,唯有交付于我來定奪,我是長女,結果不言而喻。
   這些年,父親自責,未曾供我讀大學。我的文章上報,電視里播報我個人文學經歷時,父親獨自斟一杯散白酒,呷一口,落一行淚。他心心念念地是:如果閨女讀了大學,怎么會嫁在山溝溝里?早就是坐辦公室聊天讀報喝閑茶的國家人。
   我安慰過父親,現在我已經住在城市,雖然是一線女工,可這些底層人生的歷練,給了我寫作的素材,我是一個精神上的富翁,無論我做什么職業,父親教會了我懂得感恩。
   每年國慶節那天,不管怎么忙,父親一大早叫母親找出箱底放著的一套藍色中山裝,那是他結婚時穿的衣服,素日舍不得穿,只在國慶節這天穿上,正襟危坐在家里長條板凳上,打開電視機收看閱兵儀式。
   凝視著天安門前雄偉壯觀的三軍儀仗隊,父親一次次飽含激動的淚水,國強民富,一個國家的軍事力量最重要。父親就這樣,用手中的農具收割了一茬又一茬秋天,也從黑白電視機看到彩電直至家庭影院,由當年俊眉朗目的青壯年活成了華發蒼蒼的老人。
   好在弟弟圓了兩代人的大學夢,國慶節快到了,父親提前對我們打小報告,節日那天都回老家,一家人吃一頓團圓飯,慶祝共和國生日。
   姐弟倆在一座城市居住,平時走動一下,商量好了,今年年末開車帶著父母去首都天安門看看,盡孝該趁早,不要留下遺憾。
  
   二、農村女人的詩和遠方
  
   我在農村生活了將近四十載,這些年,重復的耕耘,上孝敬公婆,下相夫教子的生活環境,讓我在春華秋實的過程中,并沒有收獲到我想要的驚艷人生。
   每天頂著一頭草屑,渾身泥塵的邋遢樣,雖然和村莊的女人融為一體,但是,我青蔥時代的詩與遠方不想被瑣碎平庸的歲月淹沒。
   于是,我撿起了高中時代的嗜好,寫小說寫散文,我要將枯燥的日子活成素箋上一篇篇有生命,活力四射的文字。我讓大地和果園,螞蟻同樹木綠了我的世界。
   于是,田野地壩,山澗溪流旁,甚至我彎著腰插秧的一瞬間,只要靈感在我眉眼中蔥蘢,我拿起兜里揣著的紙筆,耕耘我的精神沃土。
   為了充實自己,忙完家務,我騎著自行車去十里地之外的鎮子,那家圖書館借閱書籍,月色清涼的夜晚,枕著一窗的蛙聲,讀書。
   九七年,我開始了朝本市的雜志投稿,很快有了發表的收獲。此后,陸續有豆腐塊在國內一些報紙刊物登載。
   我用心靈筆耕著人生,守著一方水土,花謝花開。女人就該很優雅的行走塵世間,盡管有太多不解和紛擾的目光。蒼天厚土,穿過這一叢世俗的荊棘之后,即使遍體鱗傷,而仰著頭我發現白云悠悠,蒼穹無限。
   我是自己的主人,鐘離禾鋤,縱然世事無常,我也有理由獨立山水之間,修剪前行路上的繁雜,給心靈安放一個家。
   我是那種一邊微笑著流淚,一邊趕路的女子。
   詩和遠方始終是我文字里的春暖花開,經過和愛人的不懈努力,2014年秋天,我們拿到了在濱海城的樓房鑰匙。
   新的環境,新的挑戰,對一個年屆不惑的中年女子來說,無疑是一種高難度。我像一個跳水運動員一樣,不斷的接受各應聘單位的面試,淘汰,然后周而復始。因為沒有一技之長,我先后在房地產商家做了兩年保姆,這期間,我依舊筆耕不輟,完成了三十二萬字的《女工》長篇底稿。
   來城市的四年里,我做過鍋爐餅店鋪的打雜,在一家彩票站打字開票,在酒樓做洗碗工;給人代寫自傳,保險公司業務經理,現在,我和三個姐妹合伙干家政,積累一定經驗人脈后,我準備自己開一家實體店。
   我選擇了詩和遠方,在繁華都市,信息發達的領域,紙和筆被擱淺,素材有了,就掏出隨身攜帶的手機,記錄方寸之間曇花一現的靈性,我愿每一個獨立行走的腳步,都開出格桑花般的風景。
   去年七月到如今,我在全國各地的報紙雜志發表了四百多篇作品,這些豆腐塊就是我人格的光芒,希望我思想的種子,落筆天涯。
   我曾有一位好友玲蘭,跟我訴說了她的故事。
   鈴蘭出身農村,由于家境拮據,沒有條件好好讀書,早早便步入婚姻,嫁作人妻。她的婚后生活,就和大多女人一樣洗衣做飯、相夫教子,全部心思投入家庭。
   但鈴蘭又和其他婦女不一樣,她學歷不高,很喜歡看書,向往書中的世界,春潮帶雨,野渡橫舟,大漠孤煙,長河落日,美景無限,她想去看看。
   把家庭和孩子妥善安排之后,鈴蘭離開了家鄉,去了深圳打拼。我問她為什么突然做了這么大膽的決定,她平靜的說:
   結婚后,我一直盡本分做好媳婦,好母親,全心全意經營家庭。女兒讀高中那年,丈夫外遇,為了孩子,她沒有離婚,想到這輩子都要呆在農村,在斤斤計較的市井生活中度過余生,就感到很絕望,就覺得迷茫。
   我是女兒,是妻子,是媽媽,卻從來不是我自己,我迷失了方向,現在漸漸發現,我想找回自己。
   產生這樣的念頭后,鈴蘭聽從了內心的選擇,追尋詩和遠方。
   她渴望過上與從前不一樣的人生:能在與人溝通中,給對方帶來如沐春風的溫暖;在特別的日子里,為家里增添一抹鮮花和精致的晚餐;在遇到困境的時候,用出色的能力和智慧解決問題。
   現在,鈴蘭在南方開了一家自己的文化傳媒公司,收入頗豐,在那里買了樓房和私家車,丈夫也回歸了家庭,并去她公司幫忙,一起經營公司。
   人無法選擇生存的土壤,卻可以像小草一樣,只要心有夢想,牽著詩和遠方,用獨立的人格丈量腳下的每一步路,照樣會活出靚麗的芳華。
  
   三、老家的土灶
  
   老家的土灶很簡單,用土坯壘成的,上面抹一層水泥壓實,大鐵鍋都是父親徒步從七里外的鄉供銷社買好扣在頭上,頂回來的。土灶左下方泊著風匣,旁邊立著一口盛水的泥瓦缸,缸上趴著一只鐵舀子。土灶右側堆積著斧子剁好的苞米秸稈,細細的刺槐枝兒。
   灶臺是故鄉的一種語言,每天第一個醒來,裊裊的炊煙點綴著村莊時,我們枕著小煎魚和苞米粥的飯菜香不肯起床。炕的溫度剛剛好,母親自菜園子里摘幾枚頂花黃瓜,插板子插好拌了大豆醬,那清醇的黃瓜味一波一波溜進房間。
   必須起來上學了,在灶臺對面釘著一枝三角架的木頭,銅盆擱在上面,我們每天都在這里洗臉洗手。
   吃了早飯,隔三差五的,母親在鍋里取出兩個紅皮雞蛋,讓我們揣著課間歇息時吃,灶臺簡易,日子也樸實如院里的向日葵。只是,母親圍著土灶忙忙碌碌的身影卻是世間最暖色的風景。
   土灶上的光陰細細碎碎,沒有奢華。吃的粗包谷和青菜,均是自家土地的果實。記憶中,母親腋窩夾著一綹墨綠晃進廚房的一幕,依舊映日桃花似的活在靈魂里。
   灶膛的火苗嗶嗶啵啵,嬰兒的小嘴樣的舔著鍋灶,鐵鍋里咕嘟咕嘟冒出噴噴香的飯菜味兒,母親看我一眼,“去洗洗手,馬上開飯。”
   不用問就知道母親做了泥鰍魚老豆腐,父親趕早拎著網去河套下網撈的,秋天的泥鰍魚厚實,一網下去也套個二三斤,不過,僧多粥少,早去的父親運氣好,撈個盆滿缽滿,喜氣洋洋回來,對蹲在土灶生火的母親說,“丫頭小子今兒周末放假,燉了吧。”
   不黏在炕上了,魚香老豆腐把我們掀起來,下地,洗了臉。兩棵小冬青樹,栽在土灶前,眼珠子一眨不眨盯著木頭鍋蓋裊著白色的煙霧,手里端著大海碗捏著筷子,就等母親開鍋,狠狠地造一頓。
   家里來了客人,小孩子上不得臺面,母親就把我們安排在土灶前吃飯,平素吃不到的咸鴨蛋,臘肉丁,這會子站在土灶前,掄圓了胳膊可勁吃,連盤子里的湯汁也不剩。
   日子一天天過去了,母親和土灶是歲月里的一道景致,伴隨著我們的成長。土灶端出來的粗茶淡飯喂養了一代代人,也喂養了鄉村。
   從呱呱墜地后土灶里盛出的第一碗紅糖水,到蹣跚學步,讀書考學成家,土灶與母親陪著兒女山一程,水一程。住在寬敞舒適的樓房,沒有了土灶相依相偎的日子,生命里仿佛少了什么?細細咂磨,才發現是少了盤根錯節在心底的鄉音鄉情。
   于是,很多個節假日,乘車返歸老家,守著日漸老去的父母,親自下廚,在土灶上,烹飪一桌田園飯菜,一家人圍坐在大炕,一筷子一筷子的咀嚼舊時光。
   老家的土灶,不僅僅是母親的歲月,更是烙印在每個人胸膛上的文字,只要輕輕吟讀,便淚流兩行。
  

共 3933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一、父親與共和國同歲:情懷感人,把上一代人的辛酸苦辣,不屈命運,堅忍向上的性格落筆于字里行間,也見證了祖國母親的成長。與我們而言,孝,心必存,身必行,感恩父母,祝福祖國,為自己寫一個無憾的人生。二、農村女人的詩和遠方:讀這篇文感受頗多,同為農民,也一樣有著詩與遠方的夢想,我深深體會作者生活的環境,以及文字路上的坎坷。因為生活在底層社會,寫出的文章更質樸,更真實,更接地氣。三、老家的土灶:最能體現鄉情溫暖的莫過于老家的炊煙和土灶。那里有太多的回憶和溫馨,幾十年如一日圍著灶臺轉的母親,已然蒼老,不會寫字的他們卻用一碗碗熱粥喂養我們如今的精神世界。想說共和國的同齡人,你們辛苦了,愿你們幸福安康,都有天倫之樂可享。三篇文暖心,樸實,親切,共鳴。感謝賜稿,欣賞學習。祝秋安。【浪花詩語編輯·望雪】【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810080016】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望雪        2018-10-08 18:00:13
  祝賀紅葉姐征文獲得精品。
悠然、坦然、超然、了然、順其自然。
共 1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新疆体彩11选5爱彩乐 3d定胆免费软件 左岸春风微信码 河北时时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vr三分彩是什么 3d万能胆组 历届世界杯最大比分 北京pk10技巧万能码 海洋剧场app 自己有辆私家车怎样赚钱 ag都开的一样怎么杀猪 飞禽走兽机游戏下载 河北快三怎么赚 彩计划软件 双色球z003年中大奖 重庆百变王牌直播开奖记录 3d1胆拖7码直选多少钱
3d定胆免费软件 左岸春风微信码 河北时时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vr三分彩是什么 3d万能胆组 历届世界杯最大比分 北京pk10技巧万能码 海洋剧场app 自己有辆私家车怎样赚钱 ag都开的一样怎么杀猪 飞禽走兽机游戏下载 河北快三怎么赚 彩计划软件 双色球z003年中大奖 重庆百变王牌直播开奖记录 3d1胆拖7码直选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