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体彩11选5爱彩乐|12选5爱彩乐
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浪花詩語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浪花·念】母親是活佛(散文)

絕品 【浪花·念】母親是活佛(散文)


作者:滿山紅葉 探花,14432.65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4861發表時間:2018-12-11 15:51:10

【浪花·念】母親是活佛(散文)
   雪一片一片,鵝毛似的在天地間舞蹈。風沒有規律,挾持著雪花一會兒向東,一會兒飛往西。玻璃上已經結了一層薄冰,不知是誰的手在鏡子上揮毫潑墨。那些美麗的圖畫出現了,我依舊一動不動地盯著玻璃上慢慢完成的風景發呆。
   從炕沿以T字型伸到窗外的圍爐,嗶嗶啵啵響著柴火聲。爐蓋上坐著一只鐵鍋子,沸騰的湯面上,咕嘟咕嘟冒著熱氣。幾片綠白相間的菜葉,幾塊單薄的肥肉,仿佛促狹的河溝游弋的幾條川町魚。
   母親思考了很久,她一遍一遍走到堂屋一口檀木箱子前。彎著腰的角度,像開在籬笆墻上的紫色牽牛。
   我把眼睛從眾多冰花中抽離,癡癡地望著箱子前綻放著的牽牛花。
   世界瞬間安靜下來,只有雪在肆意裸奔,只有圍爐上的涮鍋在歌唱,只有母親在輕輕翻弄她僅有的兩套換洗衣裳。
   母親捧出結婚那天姥姥縫制的紅緞子偏襟褂子,一條膝蓋繡著鴛鴦的黑燈籠褲子,放在炕席上。
   紅緞子布料柔滑無比,母親的手在衣裳上來回走動,眼神亮了起來。那些生長在光陰里的往昔,在母親的心底蔥蘢。
   涮鍋繼續熱烈著,菜葉進入浮黃,鍋里熟透后漂上來的幾枚山芋,白得很刺眼。我不由地咽了一口唾沫,喉嚨發出轟隆聲,胃腸也嘶鳴著千軍萬馬。
   我還是沒有動筷子,不過是換了姿勢。我現在背對著一窗的風景,盯著母親的舉動。
   “吃吧,小菊。你不是早就嚷著要吃白菜涮鍋。”母親沒有抬頭,她的眸子將紅緞子上衣里里外外,左左右右,甚至每一根針線,每一寸土地都觸摸了無數回。
   那里是不是有著姥姥的味道?
   母親慢悠悠地穿上紅緞子衣裳,一下一下系好布紐扣,我數了數,有六對布紐扣,它們是棲居在母親身上的蝴蝶,當左邊的一扇翅膀和右邊的那扇吻合,紅緞子包裹著的女人,就如一朵靜止的火苗。
   母親前世是蝴蝶嗎?
   那條黑色的褲子,泊在炕席上,像極了一葉扁舟。曾經母親就是穿著紅緞子褂子黑燈籠褲,騎著二八單車,載著我穿過村莊唯一的土路,去八里外的集鎮。母親用給街坊做裁縫活兒賺的錢,買一根八分錢的小豆冰棍,我站在1980年的古老集鎮,吃著平生第一支小豆冰棍,記住了母親梳著烏溜溜麻花辮子,聞著紅緞子衣裳上槐花的香氣。那一年,我突發奇想,如果每一年的每一天,母親載著我去集鎮,吃冰棍,看露天戲臺幾個民間藝人的表演該多么幸福。
   褲子膝蓋上的鴛鴦,左邊的鴛鴦羽毛精致,色彩斑斕,眼神霸氣地注視著右邊的鴛鴦。它們是面對面蹲著的,不必猜想,另一鴛鴦是母性的。母性的鴛鴦,含情脈脈,目光折射著純凈如水的向往,它就以一個永恒的姿勢,仰視著對方。
   房間里生著圍爐,暖意溪流般蕩漾在四周,褲子上的一對鴛鴦走下時間的鐘擺,噗通噗通跳進記憶的湖泊,變成我眼中的父親母親。
   多年前晚秋的一個上午,他們坐在驢車上,沿著紅高粱青紗帳摟著的一道窄路,朝家里奔去。喜鵲在門口大楊樹杈亮嗓,兩個村莊的陌生男女,一鋪行李把彼此合在一起。母親篤定,褲子上有一只鴛鴦是她,那一只就是我父親。
   我叫著父親的這個人,他麥秸桿一樣點起就燃燒的脾氣,將母親堵在三間石頭房里。為雞毛蒜皮的小事,一次次伸出大巴掌時,母親消愁解悶的方式,變成了每一縷黃昏炊煙后,腋窩夾著小板凳,嘴上吊著玉米面餅子,拽著我的小手,匆匆刮向生產隊放電影的院落。
   無論電影內容是什么,悲劇喜劇抑或是鬧劇,母親顯得異常的興奮,她的臉上舞蹈著一對對蝴蝶。她向我鄰家三娘講述電影情節,總是眉飛色舞,好像剛剛父親落在身上的藤條和五指山,就是一陣轉瞬即逝的風。她的眼睛里游動著姥姥刺繡的一雙可愛的鴛鴦。
   這是你姥姥繡上去的,多好看,真好看。
   每每母親要穿膝蓋上繡著鴛鴦的黑色褲子,一定會重復之前的那句話。聽得我耳朵起繭,冷漠地看著窗外,布谷的叫聲綠了整個村莊。
   我不知道母親是怎么擺渡出心靈的沼澤,以至于我在那種令人窒息的家庭氛圍中,幾千次地想帶著母親逃跑,我用一個八歲孩子的智商,衡量著父母的婚姻。他們有愛情嗎?有一回,在一場家庭戰爭后,母親脖子胳膊以及臉龐青一塊,紫一塊,我憤怒地拿起剪刀,要用剪刀剪碎母親的紅緞子衣裳,黑燈籠褲子,最主要的是我憎恨那只蹲在左邊膝蓋處的鴛鴦。
   母親奪下我手里的剪刀,母親說,這是媽一生的故事,怎么能剪了呢?
   母親疊好她的婚服,莊重地壓在箱子底。
   我咆哮著吼:“為什么不離開這個人!”
   父親在每一場戰爭硝煙中,蛻變成了我口里的那個人,他的巴掌揚起又落下的過程,已經把我們之間的距離拉得很遠很遠,我覺得前所未有的陌生。
   母親呢,她始終如一,三更天起來,生火做飯,下地插秧,上山砍柴。姥姥來過,母親展示給她的是一臉的微笑。而姥姥來的那幾日,父親也能幫著抱柴草,端盤子倒水。
   長方形的飯桌上少有的葷腥,讓我一百個想著姥姥別走了,就住在我家。姥姥還是走了,她要回去給小舅舅做飯,洗衣服,侍弄土地。姥姥走的那天,母親準穿上紅緞子衣裳,黑燈籠褲子,坐父親趕的驢車送姥姥回幾十里外的村莊。接下來的歲月,我重溫著父親的暴躁脾氣,在滴水成冰的日子中,就連呼吸出來的氣息都是零下攝氏度。盼著姥姥再來,盼著日頭被山狗攆到地球那邊,盼著電影院小郭子騎著海燕自行車,在街口出現,盼著家里來客人,所有盼望在憔悴的光陰壁上打了折扣。
  
   二
   那天,應該是大街上流行牛仔褲的夏季,鎮子來了一支民間演出隊。隊長王老茂在村部五間破瓦房里用喇叭吆喝:社員們請注意了,鄉政府派演出隊到咱這旮旯演節目,誰家有會唱能跳說大鼓書的趕緊來報名,演一場節目村里獎勵十元錢,演出隊派在哪家吃飯,伙食村里管,你們盡管造就是……
   當王大茂公鴨嗓喊了第五遍的時候,母親緊叨叨盛出一盆疙瘩湯。我清楚地記著,酸菜紅辣椒打的鹵子,香噴噴的疙瘩湯并沒有壓過我要去看演出的心思。
   母親挪開檀木箱子,找出那套紅緞子衣裳黑燈籠褲,擺在箱子上,父親掃了一眼,喜滋滋的母親破天荒沒吱聲,吸溜吸溜喝了三海碗疙瘩湯后,父親回頭朝里躺在炕上歇息。
   母親收拾完桌子,穿上那套衣服,在鏡子前照了又照。說真的,母親很俊,很多年我在想一個問題,母親為什么嫁了如此粗暴的父親?
   母親的頭發像黑緞子,潤滑,垂直,閃著黑黝黝的光澤。我喜歡看母親將木梳伸進發絲,梳理長發的樣子,這一幕讓我想起電影里的劉巧兒、張無可,還有李鐵梅。
   母親梳好麻花辮子,特意扎了一朵粉色的絹花,那絹花是我和母親在集鎮的地攤買的,我還說過,母親扎絹花會很漂亮。母親靦腆的一笑,臉頰飛上一片紅霞。
   打扮好了,父親還在睡覺,呼嚕聲此起彼伏,那一刻,我感到父親今天的呼嚕聲像廣播里的音樂,曼妙動聽。
   母親下了重大決心似的,對我說,走,看演出去。
   西邊的太陽腌漬地鵝蛋黃似的,油汪汪的掛在天際,路旁的菊花姹紫嫣紅,我一面蹦跳著摘毛毛狗玩,一面問母親,父親會不會追來?
   母親表現的超乎尋常的堅韌,不管他,媽要看演出,看演出也不犯法。
   母親的話給了我定心丸。走到生產隊院里,臨時搭建的戲臺已經橫在面前,四五個演員在試著麥克風。那時候,我不熟悉麥克風是什么?以為是防身武器,聽演員哼唱二人轉時,聲音隨著麥克風擴散到很遠,才明白這玩意是“高科技產品”。
   許多鄉親圍著王老茂報名演出節目,十元錢吶!在那時,可以到劉屠夫手里割好幾斤精瘦肉!
   母親不停地搓著手,圍在那堆人旁邊猶豫著,我一位堂嬸捅了母親一把,娥子,報名啊?還愣著干啥?
   堂嬸拉著母親擠了進去,堂嬸先報名,說快板。
   王老茂上下打量了母親,揶揄地說,你也參加演出,你家大錘讓嗎?
   周圍的人嘻嘻哈哈一陣哄笑,母親漲紅著臉,一字一頓地說,我參加,當然參加!
   隊長頓了頓,嗯,好樣的,女人就要活的有骨頭,你演啥節目?
   母親捏著辮梢,聲音響亮地說,我唱一首歌《在希望的田野上》。
   那個黃昏,母親在戲臺上,亮開她的嗓子,顫悠悠,一嗓子吼出來,震驚了臺下所有聽眾。
   有人懷疑地說,這簡直和原唱的歌手沒有任何區別,母親的歌聲迎來了潮水般的掌聲,鄉里來的演出人員,說什么也要母親再來一首。
   母親穿著紅緞子上衣,黑燈籠褲子,手捏著大辮子,震撼人心的氣場,令我懷疑人生,我在質問自己,這是一直壓抑在父親淫威下的母親嗎?
   母親唱了兩首歌后,人們還要求她再來一首,母親沖著隊長說,加錢嗎?我可是唱了兩首了。
   王老茂呲著被煙熏黑的牙齒,爽快地說,那是必須的,要不再來一首?
   就在這個節骨眼上,原諒我沒有溢美之詞,對于父親,那時候我吝嗇新華詞典里積極向上,美好的詞匯。我覺著父親就是一個冷血殺手。就是那個夜幕即將拉開的傍晚,父親手里拎著一把砍柴斧子,朝演出的戲臺子奔來,父親眼里熊熊燃燒的火焰,淹沒了狂歡的人群,不知是誰發現了異樣的父親,還有他手里虎視眈眈的斧子。
   一個女人“媽呀”一聲,抱著娃子閃到一邊,人們像被電流擊中了一樣,紛紛閃開一條路。
   父親就是以氣勢洶洶問罪的兇相立在我眼中,首先是隊長收起了笑容,一高跳下二米戲臺,攔住我父親,大錘你要干什么?
   父親黑著臉,低沉地說,我不干什么,我要帶我老婆回家!
   王老茂示意臺上的母親快跑,母親在眾目睽睽下走下戲臺,隊長,記上賬,我家該得三十元!
   在大家為母親捏著一把汗時,母親一臉平靜地對我父親說,要打要罵,咱們回家再說。說完,母親牽著我的手,大步流星走了出去。
   那是世界上最黑暗的一個夜晚。父親揮舞的斧子,將母親的紅緞子衣裳黑燈籠褲子,變成一綹綹碎片。我躲在角落里,目睹斧子高高舉起又狠狠落下,衣服碎片在流血,一雙鴛鴦被肢解。
   母親呢?她手里握著那把木梳,沉默著,沒掉一滴淚。
   父親揮霍完體內的怨恨,扔下斧子揚長而去。
   母親蹲下身,撿起碎片,哭了,笑了。笑了,又哭。
   那個晚上,父親沒有回來。母親將碎片拼湊在一起,踩著縫紉機,趕在黎明前,縫合好了她的婚服。
   母親看電影,去集鎮再也沒穿紅緞子衣裳黑燈籠褲,她是把故事留在時光里,傷痛在日升月落、枯燥耕耘中默默地消散。
   那些個夜晚,我的期待曙光爬進房間,我知道曙光的造訪,意味著昨夜已經成為過去式,母親一轉身,濤聲依舊燃著溫馨的炊煙,雞鴨豬狗圍繞著她要吃要喝的,父親依然披衣下地,去稻田看看,日子在反復中,我在長大,母親在老去。
   母親對婚姻的堅持,讓我脊背發涼,我祈禱著父親的巴掌別揚起,祈禱著有一天,我必然帶上我的母親逃亡,即使海角天涯,只要過一份安寧的生活。
   母親沒有一絲一毫要離開的意思,而冬天踹開木板門闖了進來。一場接著一場的雪,使村莊變成一個白色唯美的世界。我體會不到雪帶來的美,不是我不懂欣賞。我的心每一天都在父親的臉上,奔突,沖鋒,迂回曲折,父親是我們家每一個人的天氣預報。
   土坷垃挖不出金蛋蛋,靠一身蠻力氣養家糊口的父親,他威嚴到牙齒,細節到靈魂。
   吃飯嚼出聲音,吃筷頭子是常有的鏡頭,我盼著姥姥來,終于盼來了小住的姥姥,母親宰了一只笨雞,燉野蘑菇紅薯粉條,招待姥姥,一家人也過節似的,歡天喜地。
   但我們沒有預料到,送走姥姥后,因為一只笨雞,父親結結實實揍了母親一頓后,母親把閑置了很久的紅緞子上衣黑燈籠褲找了出來。
   父親打完母親就摔門出去了,天上的云層就厚了起來。雪沙沙沙落下來,母親往圍爐里添了一捧剁成一截截、五寸長的柴禾,用鐵鉤子照著火堆一捅,火苗就旺旺地燒著。
  
   三
   母親像那個黃昏在戲臺上表演一樣,紅緞子衣裳黑燈籠褲子襯托著她豐腴的身體。她叮囑我,小菊,吃涮鍋啊?快吃,吃了身子暖和。
   我不吃,媽不吃我就不吃。
   雪花還在漫天飛舞,父親沒有回來。
   姥姥怎么不來?我很想姥姥出現在家里。
   母親拿來父親的記賬本,撕下一張紙,握著半截鉛筆,伏在檀木箱子上寫字兒,我的骨髓涼嗖嗖的,渾身上下冒著冷氣。
   我意識到母親在寫什么?心在突突突跳,仿佛要跳出胸膛,在塵世走一圈。
   母親咬著筆頭,寫寫,停停,眉頭緊皺,最后,寫好了,她把紙疊成一個叉字狀,夾在父親的記賬本上,回灶間,風匣旁的銅盆前,又搓洗了一把臉。
   母親再次回到堂屋時,手中多了一個瓶子,不高的一個細溜溜的瓶子,她把瓶子照著明晃晃的日影搖了搖,棕色塑料瓶翻騰著白花花的泡沫,隨著母親的搖動,瓶子罅隙處竄出的一股刺鼻的藥水味,激醒了我麻木的神經。我忽然想起,四合院住著的二嫂,和二哥干架后,喝下一瓶敵敵畏,送往醫院的途中,就咽了氣。

共 5744 字 2 頁 首頁12
轉到
【編者按】同是東北黑土地上的農民,作者所描述的場景多么熟悉,北風冒煙雪,窗玻璃結冰花,屋內圍爐大柴火,火鍋煮沸熱氣騰騰。只是接下來的畫面,卻讓人心酸,隨著回憶,一對有代表性的夫妻,以及他們的故事,一層層剝開,看到一個有著所有農村女人優點的,勤勞慈愛的母親,用她的忍隱去面對粘火就著,脾氣粗暴的丈夫,去支撐兒女天真的這個家。我真的哭了,我能想到文中所提到的場景,所描述的故事,以及那個年代我的父輩們,我更想到了我的父親醉酒和母親吵架后,母親擁著我和妹妹哭成一團的時候。那種家庭不是所有東北農村的樣子,但也是其中一部分農家的縮影。與現在社會氛圍截然相反的那個時代已經過去,而從歲月的傷情里走出來的母親,卻活成了一尊佛,擺渡到了幸福的河岸,把兒女們送到了成功的路上,已然升成一束慈祥,從容的光。原來我們千萬里朝圣的佛一直就在身邊,我們除了以力孝行之外,更應傳承這種隱忍和陽光的品格,向母親致敬。本文情感飽滿,結構有序,主題深遠,推薦共賞。【浪花詩語編輯·望雪】【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812120004】【江山編輯部·絕品推薦20190122第0013號】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望雪        2018-12-11 15:54:49
  令人感動與思索的好文,編按不足之處見諒,遙祝姐創作愉快,祝母親晚年幸福。
悠然、坦然、超然、了然、順其自然。
2 樓        文友:云舞藍天        2018-12-15 15:47:47
  讀一篇好文,是一種精神享受。喜歡這樣的文字,有著濃濃的生活氣息,有著內心深處對生活和生命的解析,欣賞學習!祝母親安康!冬安吉祥!
3 樓        文友:思戀        2019-01-21 09:19:15
  細細欣賞老師的美文的同時,疑惑卻心頭打轉,面對父親那滴淚成冰的殘暴,要如何才能寫出這精美而又充滿陽光且富含正能量的文字呢? 想來,母親已經活成了一尊佛。
   她用自己的一生感染著兒女,成長或者挫折,在一次次跌倒之后,站成世間的一株菩提樹。一枝一葉總關情,一生一世在用善良和隱忍照耀我們前行。讀到后來我才深深明白了,是母親那堅忍而神圣的愛已化成一道道佛光,照亮了也溫暖著兒女們前進的方向!拜讀佳作,問候最美麗的母親,祝賀老師新年快樂、豐收多多!
4 樓        文友:歲月對綠葉好        2019-01-22 22:36:09
  拜讀紅葉姐佳作,???????棒棒噠
5 樓        文友:西鋂鈴鉑        2019-01-22 23:25:52
  母親,本就是佛!這樣的母親,越老越美麗!請原諒。我也沒有更好的形容詞,來贊美對文中母親的敬仰!
江山評論部,聯系江山與文友的橋梁,歡迎您加入。QQ號:263593961.非誠勿擾。
6 樓        文友:小金子        2019-01-23 00:49:07
  非常令人震撼的一篇力作!
高粱紅了
7 樓        文友:小金子        2019-01-23 00:54:50
  作者用高超的智慧將基層百姓瑣碎的生活,寫得如詩如歌。非常令人震撼的一篇力作!
高粱紅了
8 樓        文友:小金子        2019-01-23 09:16:23
  重男輕女的思想,強烈的占有欲望,以及任性的稟性,是文中父親脾氣暴躁的根因。
高粱紅了
9 樓        文友:湖北武戈        2019-01-24 08:30:01
  母親就是一尊撫育兒女成長保佑兒女長壽的佛。恭喜佳作入絕,期待更多輝煌!
與江山作者共同成長!
10 樓        文友:高原的天空        2019-01-28 05:28:56
  在手機上讀了一遍,感覺場景逼真,細節鮮活,作品有生命力。回頭看看作者,原來是葉子。有些意外,也有些高興
云煙深處懶讀書
共 15 條 2 頁 首頁12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新疆体彩11选5爱彩乐 彩铅基本功 3d捕鱼达人经典版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查询 时时彩龙虎合是骗局么 电子桌牌 3d猎鱼达人贴吧 如何利用二手平台赚钱 二分彩开奖计划 必赢客手机版计划pk10 为什么选万条筒 pc蛋蛋1314照赔 奥客彩网 3d技巧准确率99 千炮捕鱼电玩城 天谕现在如何赚钱 澳洲幸运10哪里开奖
彩铅基本功 3d捕鱼达人经典版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查询 时时彩龙虎合是骗局么 电子桌牌 3d猎鱼达人贴吧 如何利用二手平台赚钱 二分彩开奖计划 必赢客手机版计划pk10 为什么选万条筒 pc蛋蛋1314照赔 奥客彩网 3d技巧准确率99 千炮捕鱼电玩城 天谕现在如何赚钱 澳洲幸运10哪里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