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体彩11选5爱彩乐|12选5爱彩乐
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看點文學 >> 短篇 >> 情感小說 >> 【看點】紅門(小說)

精品 【看點】紅門(小說)


作者:雙雙喜 舉人,3026.64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3084發表時間:2019-10-14 23:42:36
摘要:一扇極其普通的木門,卻蘊藏著一段紅色經典,我聽說后肅然起敬,不由得鋪紙舉筆,將這段可歌可泣的故事描寫下來。這扇沾染著英雄鮮血的木門,如今,就收藏在青州市邵莊鎮岔河村張明發同志創辦的鄉村記憶館里。

【看點】紅門(小說)
   一
   到了我這個年齡,似乎特別喜歡夕陽,特別容易陷入對往事的回憶之中,也特別享受回憶的過程。愜意地坐在院門口的藤椅上,閉著眼睛呷著一壺濃茶,悠然品咂著往事……紛雜的往事就像是發黃的電影膠片,能留存的影像似乎并不多了。夕照很暖,能暖出我記憶深處不斷跳躍的畫面,我努力將這些閃現的畫面撿拾起來,拼湊出一個完整的故事,這個故事的背景很特別,底幕是一片不斷涌動的大紅色,像翻涌不止的鮮血,又像是迎風飄揚的五星紅旗……
   每到落日將墜的時辰,我喜歡面朝夕陽坐在藤椅上,這幾乎成了我十八年來養成的一個習慣。我向著右側緩緩扭頭,就能看到我家的這座破舊的門樓。其實,這算不上是一座門樓,兩根土墼壘砌而成的門柱,門柱上方東西橫架著兩根木棍,木棍上鋪著厚厚的麥秸草,麥秸草上覆蓋著一層浮土。每每到了這個時節,浮土里會旺竄出諸如狗尾巴草、馬齒菜、荊棘菀之類的綠色植物,這些潑勢的雜草從門樓橫梁上耷垂下來,遮擋了院門口的大半個空間。
   院門口安裝著兩扇黑漆木門,由于年久失修,木門油漆脫落,變得蒼白斑駁。我久久凝視著其中一扇木門,努力清空自己的大腦,靜靜等待著記憶復蘇……
   我知道,這扇木門是我的記憶之門,我的記憶終會由這扇木門打開。
   漸漸的,我的記憶開始翻滾,我看到了一棵樹,一棵高大的榆樹,那棵榆樹就杵在我家茅廁的北邊,樹干筆直,枝繁葉茂;慢慢的,那棵榆樹開始間接性地劇烈顫抖,就像是被凍得不能自支的人,身不由己地打著顫兒。
   后來,那棵榆樹搖搖晃晃地從我眼前消失了。它消失的那年,我十歲……
   爹正握著一把利斧,砍剁著老榆樹的根部。在我的憶像中,爹總是穿著那件沾染著油漬的無袖汗衫,下身套著那條肥襠抿腰褲,前襠垂著兩根褲腰帶的帶頭兒。他胸前的圪塔扣兒盡數解開,袒露著古銅色的胸肌,揮舞著一把短柄利斧,照著老榆樹的根部狠狠砍下去。他砍得不慌不忙,每一斧頭都很有力度。斧刃砍到樹根的當隙,都會發出一聲清脆的“梆”聲,斧砍處泛出些許細碎的木片花兒,既而,老榆樹渾身一抖,樹葉相互碰撞磨擦,發出嘩嘩的響聲。
   我站在堂屋門口,手里牽引著一根麻繩,麻繩的另一端連著榆樹樹梢。爹沒砍樹之前就給我安排了這個任務,他將繩頭遞到我手里,囑托我使勁兒拽著繩子。我明白爹的意思,他是想讓這棵樹向著我這個方向傾倒。榆樹的樹冠太大了,整座院子也不一定能盛納下它。
   爹說:“娃子,看著樹快要倒了,你就往屋里跑,別被它砸著!”
   我點點頭,問:“爹!為啥砍了它?”
   爹說:“打門!”
   爹是村子里的能人,也一直是我的驕傲,他不但會一手好木匠活兒,還會把脈看病,是村里唯一的大夫。那時候在農村看病的不叫大夫,村人都管他叫赤腳大仙,統指沒有行醫資格的野大夫。野大夫都有野路子,爹對小傷治療最為拿手,譬如骨節脫臼,他晃晃就能給人安上,然后在其傷處敷以刺草液汁,病者不消幾日就能康復如初。像這樣的治療,爹從不收取任何費用。有的傷者受傷見血了,爹會敷以創可散,創可散是爹花錢買來的,他會象征性地收取一些費用。爹這個手藝全是無償幫助村人,從不籍此生財,爹生財的門路是木匠手藝。爹的木匠手藝名聞遐邇,特別是他打制的木門,嚴密合縫,沉重厚實。
   我知道,爹是想用這棵榆樹打制院門。爹砍出最后一斧頭的時候,大喊了一聲:“倒——”那棵老榆樹果然向著我這個方向倒了下來,嚇得我忙松開麻繩跑進了堂屋。我剛跑進屋里,噗隆一聲巨響,院子里泛出一片塵埃,巨大的樹冠幾乎鋪展滿了整座院子。我站在屋門口看,看著這棵剛剛被砍倒的老榆樹,又透過飛揚的塵埃看看立在樹根位置的爹,爹握著斧頭,正朝著我憨笑,我也笑了……笑著笑著,我的視線模糊了,記憶的畫面很奇怪,逐漸朦朧不清了。
   轉天,二叔來了。他是來幫著爹解木頭的,兄弟二人握著一把鐵鋸,來來回回地鋸著老榆樹。這是一項極耗工夫的力氣活兒,爹和二叔整整干了五天,才把榆樹鋸成了一塊塊的木板。爹把木板并排著倚靠在了堂屋墻上,木板映著艷陽閃爍著白擦擦的光亮,好像是古代行軍隊伍里高擎的旗幡。這些旗幡在堂屋墻根兒舉了將近半年,某一日,爹和娘將它們抬到了院子里,擺上了倉儲房的長條凳。長條凳是爹做木工用的家什兒,我知道,他要用這些木板打制家什兒了。
   爹曾對我說過,說要用這些木板打制一對木門,我一直以為這對木門是為了出售換錢,而我后來才知道,爹即將打制的這對木門是為了自家所用。木門開始打制的那天,奶奶,娘,還有姐姐就開始忙碌起來了。她們忙著拆柴門,壘門柱。那扇用木棍縱橫交錯著捆綁而成的柴扉不見了,變成一根根的木柴,混進了院門外堆積的柴火垛里。奶奶一把年紀了,還握得住鐵锨,鏟得動濕泥,忙著給娘供作;娘竟然會壘砌墼垛,握著泥匙吊著墨線,壘得有模有樣;姐姐負責搬墼,我第一次見姐姐抹成了大花臉,臉頰上、額頭上都沾著黃色的泥點子。在我的憶像中,姐姐總是象征性地穿著她那件藍底白碎花的短袖上衣,由左肩到右胯處,斜點著一排密密麻麻的圪塔扣兒。姐姐平常很愛美,腦后垂著兩條麻花辮兒,白白凈凈的臉龐只要掛上笑容,臉頰上就會顯現出兩個甜甜的酒窩窩兒。我很喜歡姐姐臉上的酒窩窩兒,可我就沒有,我問姐姐為啥她有我沒有,姐姐笑著說:“你還小,長大了就有了!”其實姐姐并不大,那年才十八歲。
   我們全家人從早晨開始忙碌,直近傍晚時分,成果斐然。我家重塑院門的工程已經基本結束了,兩座土墼門柱傲然矗立于院落的東南角。東側的土墼門柱孤傲佇立,西側的門柱連著一排密密麻麻的木柴籬笆,一直延伸到鄰居的西墻根兒,那排籬笆算是我家的南墻。
   翌日,我和姐姐站在倉儲房里看著爹打造木門。爹瞄瞄我,又瞅瞅姐姐,最后盯著姐姐問:“花兒,想不想學木匠手藝?”
   姐姐搖搖頭:“不想。”
   爹微微一笑:“那你想學啥?”
   姐姐說:“我想跟著你學醫術!”
   爹努了努嘴:“我都是半吊子,你還學啥啊?”
   爹又問我:“翔子,你想學啥?”
   我說:“我想學木匠。”
   爹爽朗地笑了,朝著我豎起大拇指:“爹這個手藝,就指著你傳承了!”
   我知道姐姐為啥想學醫術,她是為了一個叫陸航的人才學的。姐姐經常對我提起這個人,也經常對我講起她和他之間發生的故事。陸航跟我們是同村,比姐姐大兩歲。四年前,陸航參加了南排隊伍,跟著隊伍南下了,從此杳無音信。
   三年前的一天,爹從外面背回了一個渾身是血的男子,正是陸航。后來姐姐才知道,當時的陸航已經是國軍整編十一師三團一連的連長,他們外出執行任務,正撞上一小股日軍隊伍,雙方隨即發生了激烈交火。前來增援的鬼子越來越多,陸航指揮著隊伍邊打邊撤,直退至我們村村東的小樹林,陸航不幸中槍,昏死了過去。
   小樹林西邊有我家的一塊墾荒地,地里長滿了一人多高的高粱棵子。爹正踎在高粱地里薅草,忽聽見密密匝匝的槍聲傳來,嚇得趴俯在壟畦里不敢動彈。陸航倒下去的位置離得他不過幾步遠。爹認出了陸航,鼓足勇氣跑到他身邊,將昏迷不醒的他搭上肩膀,踩著沒過人的高粱棵子沒命地奔跑。最終,冒著生命危險將陸航從敵人的眼皮子底下救了下來。爹回憶起這檔子事兒的時候,言詞間不無慶幸,他說:“多虧了陸航了,雖然是我救了他,但也可以說是他救了我!當時他若是不倒在我身邊,或者說倒在我身邊的不是他,我就不會鼓起勇氣過去救他,而我老老實實地趴俯在壟畦里,肯定會被隨后趕過來的鬼子戳了窟窿眼兒!”爹這番話說得情真意切,也很有道理。正是陸航英勇殺敵的行舉,鼓舞起了爹無懼無畏的勇氣,從而做出了虎口救人的壯舉。
   爹背著陸航橫穿過茂密的高粱地,最終回了我家。爹擔心鬼子會進門搜索,決定將陸航藏進我家的地窖。
  
   二
   地窖里發生的一幕情景我就不知道了,所有的事情都是姐姐后來講給我聽的。
   陸航腹部中了一槍,打了個啞眼兒。也就是說,子彈還留在他的肚子里。必須把子彈取出來,才能保住他的性命。爹叫姐姐下窖井幫忙,姐姐高舉著燈籠,為爹打著亮光兒,爹用淬過火的自制鑷子在陸航的腹部扒拉了一陣子,最終捏出了那顆血淋淋的子彈頭。爹又在傷口敷了一些創可散,隨即頂開壓在井口的石磨,出了窖井。姐姐沒跟出去,她跟爹商量好了,要留在窖井里照顧陸航。直到傍晚時分,陸航總算是醒了過來,他醒過來的那一刻,姐姐的眼淚簌簌直落,總算是從鬼門關把他的性命挽救回來了。
   實際上,鬼子并未去我家搜查。鬼子也沒想到,會有人被鄉民們救走。陸航在我家待了將近一個月,就睡在我和爹睡著的炕頭上,直至傷勢痊愈后才走了。那段時間,我們白天下地干活,姐姐一直陪伴在他的病榻前悉心照料,天天陪著他說話。姐姐曾經請求過他,要他帶著她去找他們的隊伍,她說她也想參加隊伍打鬼子。
   陸航笑了笑說:“你才十五歲啊!隊伍里可沒有這么小的丫頭!”
   姐姐不服氣地說:“你參加隊伍的時候,也是十五歲啊!為啥你行,我就不行呢?”
   陸航說:“咱倆可不一樣,你是女同志,我是男同志啊!男同志去了隊伍可以扛槍打仗,你去能做啥呢?”
   姐姐說:“我也可以扛槍打仗啊!”
   陸航笑著說:“俺們的隊伍里,可從沒見過這么小的女同志扛槍打仗的,你做衛生員還可以!”
   姐姐說:“那我就做衛生員。”
   陸航說:“行!你先跟著你爹學醫術,下次來,我就把你帶到隊伍里做衛生員。”
   后來,陸航與我家人辭行,重新返回了隊伍。想學醫術的迫切愿望便深深根植在了姐姐的腦子里。這次爹問她想學啥,她自然而然地脫口而出:“我想學醫術。”爹白了她一眼,他了然姐姐的心思。爹琢磨著,學啥醫術啊?連我都是個半吊子,對醫術一知半解,跟著我學,能學到啥?
   兩天后,爹開始安裝院門。兩扇散著幽香的新榆木門安裝到了土墼門柱上。木門是爹精心打造出來的,兩指厚的門板,光滑閃亮的門栓,鍍銅的門鼻子,圓滑的樞軸,無不透著精致和厚重。爹安裝木門的那天,我和姐姐上前幫忙。爹在土墼門柱上打了通眼兒,穿過鐵絲綁住門樞,直到將兩扇木門調試得活動自如,關敞時不發出任何聲響,閉上了又嚴絲合縫,這才算大功告成。一個月后,爹握著毛刷開始給木門刷漆。爹的這個行舉讓我感到奇怪。往日里,爹總是打制好了木門后即刻涂抹油漆,然后再給主顧安裝妥當。而這次的程序顯然與以往不同,我疑惑不已。爹笑著解釋:“木門安裝好了再涂漆,涂抹得更均勻。”
   我問:“爹,你刷的是啥漆啊?”
   爹說:“樹漆!”
   我疑惑:“樹上還長漆?”
   爹解釋道:“村頭的野漆樹啊!割了樹汁,摻了黑顏料,就是上好的油漆!”
   野漆樹樹汁涂抹出來的榆木門烏黑錚亮,散著濃郁的幽香。好長一段時間,我每次踏出院門,都禁不住駐足休目,翕動著鼻翼醉嗅著門板散發出來的濃香,神情無比陶醉。有這種感覺的不止是我,還有姐姐。我偷偷地瞅瞄過她,她每次走出院門,也擺出跟我一模一樣的姿勢,做出跟我一模一樣的表情,陶醉地深吸幾口氣,然后再踏出院門。之后我又偷偷地瞅瞄娘,娘也是如此,奶奶如是,就連終日忙碌不止的爹,也忍不住停下匆匆的腳步,醉嗅著榆木門板散發的幽香……直到院門上的黑漆被毒辣辣的日頭曬干,再也散發不出那種幽香的氣味兒,我的記憶便也朦朧不清了。
   一個不同尋常的黑夜,使我的記憶驀然復蘇。那年的夏末秋初,那是一個無比燥熱的時節,我聽聞著一聲聲的“嗚嚶嗚嚶——哇……”安然入睡。外出的爹突然推開了兩扇破舊的屋門。屋門不是院門,院門是新打制的,而屋門卻有些年頭了,隨著嘎吱吱的一聲沉響,由門口投進來一縷晶亮的月光,爹披著一身月光站在屋地正中央,黑暗中傳來他一聲帶著焦躁的沉喊:“打起來了!”
   娘一骨碌爬了起來,盯著月光里的爹問:“誰打起來了?”
   爹說:“八路軍和國軍!”
   娘問:“誰的隊伍?”
   爹說:“應該是陳粟領導的華東野戰軍,和國軍的十一整編師交火了。”
   娘問:“打哪兒?”
   爹說:“臨朐縣城!”
   爹說到這里,我的耳畔隱約傳來轟隆隆的響聲。我斷定那不是天空的炸雷聲,應該是戰場的爆炸聲。聽到了第一聲,緊接著又聽到了第二聲,既而這種響聲連續不斷地糅雜在了一起,聽上去戰斗打得異常激烈,而且應該離得我家很近。奶奶披著單衣站在了西廂房的門口,身后站著神情惶恐的姐姐。奶奶凝神聽了一陣子,操著沉穩的口吻說了一句:“把院門關牢,不管它,都睡覺去!”
   奶奶的這番舉動有些異常,起碼出乎我的預料。我八歲那年的那天夜里,發生了與現在相同的一幕情景,爹也是突然闖進了屋門,沉喊了一聲:“打起來了——”

共 10645 字 3 頁 首頁123
轉到
【編者按】這是一篇頗具匠心的文章。小說講述了中日交戰和國共交惡,百姓對此的態度,兩次支前的經過,以及葉落歸根。文中,百姓積極支前抗戰,前赴后繼,正應了一句老話“干革命,獻終身,獻了終身獻子孫”,在本文中得到了體現和印證。是什么信念讓老百姓對中國共產黨如此忠心?因為那是人民自己的軍隊。當陸航與人民為敵受傷時,主人公的爹和女兒不同的反應,將他們復雜的心情表現得淋漓盡致,既展現了做人的原則,也肯定了人性這一樸素情感。文中每一位人物形象都十分鮮明,主人公政治立場鮮明、堅定,很好地再現了軍民魚水情。正是由于千千萬萬這樣的典范,我們的軍隊才有了抗戰勝利的保障,才打垮了蔣家王朝,才推翻了壓在人民頭上的三座大山。文中的門,指物,也指人。主人公的門,是家門,也是國門。陸航,無論是在抗戰時期,還是成了軍魂,也分別代表著國門和家門。唯有國共交惡時,木門被棄,寓意為以陸航為代表的軍隊和政府不得民心。主要責任不在軍人,而是在腐敗、獨裁的反動政府。在眾多的抗戰支前材料中,作者選擇了門,這說明作者為撰寫此文,是很費了一番心思的。傾力推薦文友共賞!【編輯:小金子】【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910170001】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小金子        2019-10-14 23:51:00
  感謝特邀作家盛情投稿看點!看點因您的到來而更加精彩!遙祝您創作愉快、萬事順心、闔家幸福!
胸懷天下錦繡,寫錦繡文章!
2 樓        文友:若海若藍        2019-10-15 01:21:44
  忘記過去就意味著背叛。門,不是幾塊木板,而是幾個時代的縮影。問好作者,感謝賜稿看點,秋安萬福!
只碼字,不管事,不問事,不惹事。
3 樓        文友:湖北武戈        2019-10-15 07:24:53
  一篇底蘊厚重的小說!欣賞了,問候劉老師!
與江山作者共同成長!
4 樓        文友:湖北武戈        2019-10-16 14:18:37
  恭喜佳作斬獲精品,祝賀劉老師!
與江山作者共同成長!
共 4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新疆体彩11选5爱彩乐 pk10赛车冠军有规律吗 青海快三预测 下载免费打麻将大全 北京pk104码2468技巧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官网 上海时时乐遗漏两元网 贵州快3全天实时计划sa 香港五分彩有没有官网 福建11选5规则 上海时时乐官网 河北快3技巧 只为博君一笑一波中特 六合彩跑狗玄机图ab版 夜店之王21点辅助 北京快乐8开奖作弊 欢乐麻将官网公告
pk10赛车冠军有规律吗 青海快三预测 下载免费打麻将大全 北京pk104码2468技巧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官网 上海时时乐遗漏两元网 贵州快3全天实时计划sa 香港五分彩有没有官网 福建11选5规则 上海时时乐官网 河北快3技巧 只为博君一笑一波中特 六合彩跑狗玄机图ab版 夜店之王21点辅助 北京快乐8开奖作弊 欢乐麻将官网公告